北京焦点网

广东陆丰一施工队自曝施工中的问题 原起168万余元劳务费结算存在重大分歧

广东陆丰讯 日前,来自四川和湖南的瞿通亮、凌生良、刘文成实名反映称,他们是位于陆丰市政务中心旁边华辉房地产公司“龙湖湾”地产项目一期东片的劳务施工队的负责人,他们所修建的商品房已经交付给开发商销售并使用,工程早已完工。他们多次找到该项目的承建商南阳建工集团要求结算劳务费,但至今没有结算,不仅如此,还企图挖坑陷害他们“敲诈勒索”。无奈之下,他们只好自曝“龙湖湾”地产项目一期工程施工过程中的发生的问题,以期向承建商讨回他们的血汗钱。

东片附楼承重柱全部开裂但仅浇灌混凝土了事?

瞿、凌、刘三人称,“龙湖湾”地产项目一期,分为东西两片,他们建的是东片。当初,在建设地下室时,在地下室的承重柱及顶板混凝土凝固尚未完全达到可以承载设计重量的情况下,承建商自行将大量的泥土堆放在上面,不仅如此,在现场施工的大型挖掘机及后八轮重型卡车都压在上面,导致承重柱不堪重负,整栋楼附楼的承重柱开裂,墙皮脱落,柱体出现坑洞,同时主楼也有1根承重柱开裂。事故发生后,承建商现场负责人迅速上报到该公司负责人,该承建商负责人迅速采取了如下措施:一是立即封锁消息,不准任何人外传;二是将在现场施工的所有工人的手机收走并严令不准拍照;三是立即封锁整个事故施工区域,封闭施工;四是经设计方、承建方、监理方、开发商等现场管理人员商量后,采取向破裂的承重柱浇灌混凝土方式解决该问题。

对于此种做法是否存在质量问题及安全隐患,承建商赵某回复三人称,“关于地下室问题,施工前我方已经技术交底,并命令你们班组要按照要求施工,但你方没有按要求执行后出现了建筑施工通病,发现问题后是在设计院的指导方案下完成,有图纸跟联系涵文件,只是你们没有看到文件而已,而且在维修后有专业的检测机构做了检测,出了检测报告跟鉴定。”

瞿、凌、刘三人称,三人认为地下室开裂问题并非是由己方施工技术不到位所导致的。事后刘文成三人被告知还需承担地下室防水的十多万费用,得知这个消息后,三人一致地摇头拒绝,表示不会认同这一款项。刘文成说,按照目前现有的经验和技术,只要先把地下室防水层做好,之后做承重柱和地下室就不会有漏水开裂等问题。而且这层防水层做得很不专业、很随意。他认为导致承重柱开裂的原因是防水层不到位导致承重柱浸水开裂,并不是他们施工技术不到位的问题。

涉嫌逃避问责瞒报死人安全事故?

瞿、凌、刘三人称,2020年4月14日,该项目东片工地工人曾某在下班时在施工区域突然晕倒在施工电梯中,由刘工和两名工人将曾某搀扶到宿舍,等待急救车的到来。后在医院检查系脑溢血。凌某特别强调称,承建商赵某在微信中叫凌某与曾某的家属“慢慢谈慢慢磨,尽量挨过48小时!”

在医院治疗48小时后,才开始与曾某的家人谈赔偿。最后,只给了死者家属近17万元作为补偿!

瞿、凌、刘三人称,这对死者及死者家属是不公平的,事发后,三人坚决要求申请工伤鉴定,但承建商始终不同意,不向有关部门汇报,私下里解决。更让三人意想不到的是,承建商强行将赔付的近17万元及4万多元的医疗费用一分不少地强行转嫁到三人头上!

对此,承建商赵某回复三人称,“关于保险问题,我们严格按照国家要求购买,社保也是有的,可以到当地的人设局查看,我们可以提供缴费记录跟发票,如果没有的话没有办法报建的,商业保险也是有的。至于人员死亡事情,并不是在施工期间跟施工现场造成的工伤(有视频为证),到了医院后,医生也说了他的死亡是因为自身疾病原因突发的,其家属后来也提供了死者生前的病历本给医院的医生,现场也有很多人证,你方连最基本的人道主义精神都没有,为了推卸责任,害怕承担后果,回避不主动与家属沟通,最终只能我方出面协调且其家属说不用走社保与商业险,并签字确认。你们处理的时候连人都不在场。”

对于赵某的说法,凌某称,从事故发生后,自己就与刘工及安全员王工一起全程参与了死者的治疗及商谈赔偿,并非赵某说栋那样,有监控为证。

承建商南阳建工集团把人员死亡的责任全部推卸到刘文成等工人的个人身上,扣除他们劳务费的行为,显然是不合法不合理的。2021年12月22日,参与协调的第三方调解员(律师)称,因自身疾病造成的死亡,就是用人单位负责,而刘文成等人属于个人,对死者的各项事务没有必须负责的义务,并不是赵某说那样:死者是我介绍来工作的我就得对死者负全责。况且当时与死者家属商量好的抚恤金是承建商与死者家属商量的,刘文成等人不在,并不需要对承建商商量支付的抚恤金负责。

刘文成等人也表示非常愿意向死者家属提供一些人道主义的帮助,但是并不认同承建商把死者死亡的所有责任都加在他们个人的身上。而这也是本次结算劳务费出现的一个重大分歧。

不告诉起火原因,要三人自行承担损失?

瞿、凌、刘三人称,2020年12月26日下午3点钟左右,三人所属的班组全体在施工现场上班,但这些工人的宿舍却不知何故发生了火灾,所有财物悉数焚毁,他们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5万元。

火灾发生后,三人要求对起火原因进行全面调查,以便划分及明确责任,该谁负责就得负责。但承建商一直不告诉我们起火原因。导致事故责任无法区分,工人及工头所造成的损失,承建商一分钱都不认,所有损失要三人自行负责。

对此,承建商赵某回复三人称“关于火灾,有做火调,可以到有关部门核实,我们把宿舍提供给你们用,合同签好包管理。你们管理不当,使用‘热得快’等电器引发着火,所以才会扣你们款。”

对于火灾的发生原因,瞿、凌、刘很肯定地称不是工人不规范使用电器导致的,大功率电器先前都被收走了。凌生良很明确地说,直至目前为止,都只听赵某说有火调报告,包括自己等人并没有看过火调报告的电子版或书面材料,当时消防员灭火后,就直接把宿舍给推平了,想查都没办法查,火调报告他说有也没给工人们看过。

对于火调报告是否真实存在,瞿、凌、刘三人都表示十分怀疑。

表面管理不善实则为了更方便克扣劳务费用?

瞿、凌、刘三人称,在最近一次结算劳务费用时,承建商趁三人所做的工程早已完工无人在现场的情况,巧立名目诸如卫生垃圾费、工资等名目,称找不到三人,只能自己找工人做工等,由此产生几十万元的费用,在结算时欲扣除。此次结算过程中,双方争议的费用高达168万余元!

三人称,承建商负责人赵某对三人称,对有争议栋168万元劳务费,只给40万元,其余的要三人自行承担,并叫三人给承建商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得再找承建商要钱。

瞿、凌、刘三人称,赵某的做法很明显,不是在诚心诚意解决问题,而是在制造新的麻烦。三人认为:首先,这168万元是我们的血汗钱,是我们的劳动所得,不是承建商施舍给我们的。然后,为什么只给40万元?依据和理由是什么?同时,既然要给40万元,为何还要那么不怕麻烦,先以罚款扣除然后再给我们呢?很显然,如果三人同意赵某的做法,一旦三人签字后,赵某就会以三人敲诈勒索的罪名向公安机关报案,三人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的冤屈了。所以三人没有答应。

对此,承建商赵某回复三人“关于现场问题,我司管理人员多次电话跟微信通知你们派人过来现场处理维修工作,但是一直没有人员过来(有信息跟语音为证),我们只能自己请工人做收尾工作,所扣款项都用于这里(有照片为证),我们从来没有以任何借口拖迟结算。”

50万元合同保证金近3年未退还

三人称,该项目开工前,承建商收取了我们50万元合同保证金,并合同约定房子建到第六层时就退还,但时至今日,将近3年了,承建商一直没有归还我们一分钱!

瞿、凌、刘三人称,我们做工的钱全部掌握在承建商手里,他们想怎样就怎样,维权异常艰难!我们对所反映的问题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希望当地公安机关及其他有关职能部门调查,我们随时配合。我们只想拿回我们应得的劳务费,不想多事,不想给承建商找麻烦,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不想伤害双方的感情。(丁凯晴)

来源:http://www.fzxcw.net/zhuanjialt/3626.html
 

网站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因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以及百度蜘蛛自主爬取自行发布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